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初一凌晨焚香不许睡觉守家谱图

2018-11-06 09:31:03

初一凌晨焚香不许睡觉守家谱(图)

11:23:12 ??来源:华商晨报 ??

在今天,春节是快乐团圆的日子,在过去,穷人家既期待过年,又怕过年。过年就是穷人家的“关”—欠的外债要在这个时候还,还需另外的钱来张罗买极为有限的年货。

用如今已经是95岁的韩贵堂老人的话说,就是“富人家能买好几车的鞭炮,放出来的纸屑都有好几寸厚,像我们穷人家就只能买几挂小鞭,放完了就跑去看富人家放。”他回忆,虽然过年是个关,但一些关于年的习俗却在人们心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有一年父亲年底赌输了工钱,韩家的年货都成了难题。“那一年是姥姥听说后给我家送的年货,她提着小箩筐,装四斤白面,二斤多猪肉,几块年糕,冒着腊月的北风送来我们家。姥姥缠着脚,走路费劲,进门时被冻得打哆嗦。妈妈看到姥姥眼圈就湿了。”韩老回忆说。

除了开始准备食物,小年这一天之所以是年的开始,还因为有一系列的仪式,样就是“祭灶”。过去差不多家家灶间都设有“灶王爷”神位,韩老回忆:“小时候祭灶的仪式是不能有家里的女人参加的,我就跟在大人旁边,对灶上的灶王像说‘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

“在除夕那天的午夜,我跟父亲将准备好的杏木劈柴和火盆在门前‘发火’,火光在黑夜中把整个院都照亮了,据说火越旺来年日子过得越火红,我跟着父亲在火光照耀下向四方叩头,迎接四方的财神。”祭祀结束,便是在鞭炮声中的辞旧迎新。

“那时爸爸没钱买太多鞭炮,听谁家放鞭炮,我就提一个小纸灯笼,去拾小鞭。那时候放风筝,打冰拳,可快乐了。”韩老回忆,“等午夜吃完了饺子到了初一凌晨,爸爸就给我一些小鞭和花生,不让我睡觉,叫我守家谱,要通宵焚香,通宵明灯,以示对祖宗虔诚和崇敬。我就坐在家谱前,守灯焚香。爸爸妈妈看得到我能这样做非常欣慰。”

钢丝网厂家
随车吊价格
大金中央空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