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市井中的 热干面

2018-11-07 10:38:56
市井中的 热干面 热干面与武汉的联系,犹如硬币的正反两面,密不可分。

一碗恰到好处的热干面,面条掸得劲道、芝麻酱调得均匀厚重、必不可少的辣油和萝卜丁刺激而清脆,那种浓烈的味道、简单的做法以及实在的分量,恰如生活在这座滨江城市人们的性格——干脆直接、火爆爽快。

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外地的同学常常抱怨,你们的热干面太干了,一点汤水都没有,而毕业以后同学们相聚时,大家却想念当初印象不佳的那碗面。

久居武汉的人一旦离开,常常会围绕热干面这个主题词在脑海中展开搜索,豆皮、面窝、糊米粉、烧烤等种种美食便鱼贯而出,那些味道、那些年的画面,还有关于这座城市说不清的情绪,会将全部人渐渐湮没起来。

忘不了的童年记忆 上个世纪80年代,蔡林记热干面的老店还开在汉口满春路附近。

印象里去得不多,但人满为患的场景和次次有欣喜的发现,我始终无法淡忘。

蔡林记的热干面味道和路边的早点摊不一样,父亲常常很认真地告诉我,蔡林记用的是黑芝麻磨出来的酱。

有时候吃完回爷爷家,父亲还会顺道带我在江汉路和中山大道交汇口的四季美来一笼汤包,又或是到南京路口的芙蓉馆子要一碗抄手。

直到今天,想到金黄的面条上沾满酱料、刚出炉的包子蒸腾的水汽和小小抄手上艳丽的红油,总让我有一种穿越时光回到过去的冲动。

初中时候,学校在闹市区正中心,走路3分钟是老通城,5分钟是小桃园。

这两个地方都是武汉的小吃店。

老通城的豆皮和小桃园的瓦罐鸡汤,在很多武汉人的心中留下了关于味道的美好回想。

老通城的豆皮,用绿豆、鸡蛋、米浆打底,裹上糯米、各类肉丁和虾仁,油煎而成。

一盘豆皮再配上八宝粥或鸡蛋米酒,这样的早点能让人一天的精气神都焕然一新。

小桃园由“筱陶袁”谐音而来,相传是陶、袁两家人在这里开的煨汤馆,这里的瓦罐鸡汤做得煞是地道:小小的瓦罐,金黄油亮的鸡汤、雪白的米粉和一整只鸡腿,现在要我形容每次看到这一幕的感受,我能想到的词,居然是“风情万种”。

学校出门右拐,是一家面摊,热干面和牛肉米粉做得都不错,出门左拐是一个生煎包子铺,配上老板自制的辣酱,使人流连忘返。

我的初中就是在这样一个美食环绕的氛围中度过:可去老通城点一碗八宝粥配一碟三鲜豆皮,可去面摊吃米粉,可去包子铺来二两生煎。

这期间我为了锻炼身体,还习过一段时间武术,每次练完,父亲会带我到小桃园,点一罐鸡汤,再点两个葱油饼,我吃鸡腿喝鸡汤,父亲则就着剩下的汤底把葱油饼一口口吃掉。

尝不尽的热辣麻香 到了高中,周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