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新一轮煤化工热存四大隐忧与水资源匮乏形成

2019-05-17 04:18: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一轮煤化工热存四大隐忧 与水资源匮乏形成矛盾

生意社05月10日讯

“目前在煤化工项目中耗水严重成为隐忧。煤直接制油每吨成品油要耗6吨水,间接制油每吨成品油需要12吨水,而我国区域特点基本是,有煤的地方缺水,有水的地方缺煤。当前发展煤化工与水资源匮乏形成矛盾。”半月谈在山东、陕西、山西等煤炭主产区调研时,有专家表示担忧。同时,他们认为,当前在发展煤化工项目过程中,还存在局部规划冲动、技术与投资风险大、技术人才不足等隐忧。 新型煤化工业浪潮涌动 纵观我国煤化工历史,发展热潮均带有一定的“被迫”性。长期研究煤炭及煤化工产业的兖矿集团战略研究院院长牛克洪告诉半月谈,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90%以上的采煤企业都亏损,许多企业只是“账面盈利”。 兖矿集团是煤炭企业进军煤化工的典型例子。1998年,兖矿集团尝试搞煤化工,但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一套煤化工产业装置,从工程师到操作工人,都必须是全套的人才配备。不得已,兖矿集团兼并了当时已资不抵债的鲁南化肥厂,开始了自身的煤化工历程。这个时期的煤化工产品主要是化肥、甲醇、合成氨等初级产品。 新一轮煤化工热潮是近几年的事情,煤炭富存省区地方政府是这轮煤化工热的推动者。为了提高煤炭附加值,实现煤炭就地加工,内蒙古、陕西、山西、新疆等省区纷纷要求新进入的煤炭开采企业进行煤炭就地转化,转化的比例为50%。牛克洪说,如今,全国300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炭企业几乎都涉及煤化工,形成“逢煤必化”的现象。 个别地方受利益驱使,不顾企业技术与人才限制,对水资源及环境的承载能力缺乏现实考量,过度发展煤化工项目,导致国内近年来甲醇等煤化工初期产品的产量过剩。牛克洪认为,深加工环节技术低与市场销售瓶颈,也是导致煤化工初级产品过剩的重要因素。 煤化工热存在四大隐忧 隐忧一:水资源与环境容量有限制约煤化工。煤化工是高耗水行业。我国煤炭资源富集区往往是生态环境比较脆弱、水资源比较匮乏的地区,在这些区域规划布局大量煤化工项目,面临水资源不足、环境容量有限等制约性因素。山西省社科院的一项专题研究指出,目前我国大型煤炭基地水资源总体短缺,13个大型煤炭基地规划总需水量每天为296万立方米,现有供水能力每天为152万立方米,每天缺水为144万立方米。除云贵、两淮基地水资源丰富以外,其余11个基地均缺水。 隐忧二:局部规划冲动与产能过剩的矛盾。企业和地方上项目热情较高,而个别煤化工项目如甲醇一直处于过剩状态。陕西省投资集团副总经理赵军说,目前国内甲醇产量每年超过3000万吨,受市场需求不足影响,装置开工率只有30%,不少项目处于亏损状态。 隐忧三:技术与投资风险大困扰煤化工。中科院山西煤化所所长王建国告诉,当前以示范项目为主的现代煤化工项目一次性投资高,技术装备复杂,资源占用量大,大多数处于开发研究和试验验证、产业化示范阶段,不具备大规模建设条件。 隐忧四:煤化工专业技术人才严重不足。“煤化工的迅速膨胀带来技术人才的短缺问题。过去一些技术岗位一般都储备三四个人,现在不行了。这几年我们流失的人才就超过300人。”一位煤化工企业的人士向透露。他认为煤化工项目流程较长,协同度要求很高,不是挖几个人就能完成,从管理层到操作工,要形成一个团队。 走绿色低碳有序的道路 相关专家建议,“十二五”期间,我国新型煤化工道路应摒弃传统煤化工能耗高、排放高、附加值低的发展之路,紧紧依靠自主创新技术的应用,探索建立高效率、高价值、低消耗、低排放的现代煤化工路径。 一要以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为前提,规划布局现代煤化工项目。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复明认为,国际原油价格长期处于高位徘徊状态,为煤化工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当务之急是要进一步明确产业定位,走绿色、节能和高效的现代煤化工发展道路。山西潞安集团原董事长任润厚说,他们发展现代煤化工有三个“非”条件:即非现代化大型装置不建,非低碳经济项目不建,非煤化一体化项目不建。 二要制定煤化工发展规划,充分考虑多重条件,有效规避市场风险、环境风险、技术风险。张复明说,山西部分地区水资源相对充裕,借助内部挖潜和综合利用,煤化工用水问题可以解决。按照全省3000万吨煤化工产品的规模考虑,以每吨产品10吨水的耗水标准测算,煤化工总需水量大约为3亿吨,占引黄南干线剩余供水能力的60%左右。山西矿井水利用潜力非常大,按吨煤排水0.7吨的系数测算,以6亿吨煤炭产量计,全省每年排放的矿井水高达4.2亿吨。 三要建立规模化、一体化、基地化的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模式。提高产业准入门槛,集中布局深度加工项目,调整产业组织结构,建立开放式循环经济体系。王建国说,现代煤化工项目投资动辄十几亿、几十亿,投资大、风险也大,一体化、基地化是现代煤化工的必然要求。应将开发自有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放在现代煤化工战略首位,建议针对现代煤化工技术的关键问题和共性问题,集中国内研发优势联合攻关。 四要以激励政策推动产业创新与发展。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认为,在煤化工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经具有较高的浓度和压力,都直接排放到大气中。因此,我国的二氧化碳减排要从煤化工产业做起,国家应予以政策支持。

废旧钢筋切粒机
垃圾房除臭设备
大型捕野猪机
分享到: